相比这两天网络上外滩长草的热搜,以及官方辟谣的一系列操作,我更关心人。因为:万一真长了草,也正常,毕竟春天万物生长,又是长时间没有人打扫和踩过。那如果没有长草呢?那就是一切如常,没有啥可浪费网络资源的。

读研究生时听老师在课堂上戏谑过一句网络流行语:这个世界上有3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可能因为不是女博士,自然实感差了些,对这句话没有过多思考,但其传播之广着实惊讶过我。

在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中都有听到过。2011年播出的《爱情公寓2》中的女一号“胡一菲”考上博士后,陈赫饰演的曾小贤曾吐槽:“与生俱来加上后天努力,一菲正在向着不孕不育的最高境界冲锋啊。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女博士的传说吗?这个世界上有3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

剧中的“胡一菲”在得知自己考上博士后,第一时间也并不是兴奋,而是不敢告诉朋友,怕朋友们笑话,“没有男人敢要女博士”。

电视剧折射着当时社会对于“女博士”的偏见,然而十一年过去了,这样的偏见并未消解多少。

最近这样的事情又发生在一个叫朱雯琪的女孩子身上。她16岁考入牛津大学数学系, 20岁闯荡华尔街。五年后放弃百万年薪,重回牛津校园读数学硕士;而今年的3月朱朱发微博表示自己以牛津数学系第一名硕士毕业,且手握两项奖学金,会继续攻读博士。

于是微博发出后没有多久,她登上了热搜。然而,将这位“牛津年级第一”的中国女孩推上2亿热搜的,不是掌声与赞美,而是恶意,是彻底被骂上热搜的。

于是「博士」成为网友口中的生意人。各种猜测和偏见也不断加码,学历高是因为有后台、展示奢侈品是拜金,有人指着她的睡衣照:“微商卖内衣的吧。”甚至诋侮其“搔首弄姿”“败坏校风”,还有人阴阳怪气地问道:“这又是什么媛?”

还有网友浅出一道数学题,让朱朱来做,以证明自己是学数学的。朱朱不得不当场解题来回应网友,自证学历与实力,学术界也发声支援。从小天赋异禀、16岁入读牛津、20岁毕业后拿到了金融界TOP级公司摩根大通的offer,年薪百万等事实也被证实。

可她的邮箱、住址被网友一一曝光,还有人去查她朋友的学历和背景。她家的车库门被人打开、朱朱和家人的信息被人肉、朋友也因为朱朱收到辱骂私信……

等到朱朱的牛津女博士,且年级第一身份被证实后,还会有网友酸酸地说:查了她,这女的还在很是牛津的。可是看了她,觉得牛津也没有那么难,我也可以试一试。

首先,我们不自觉地对这个世界的人事物充满偏见,且往往是不自知的,自己也很难察觉到。举个例子,很多人心目中,学习好的人性格好、一般比较老实,不会早恋、不会用大量的时间玩儿,尊敬师长,而成绩差的学生就会有各种不遵守纪律的行为;调皮捣蛋的行为属于学习不好的人的行为特征。而好看的人也绝不会有聪明的脑子。

会不自觉地赋予一类群体人设:「博士」必须要严肃、传统,不能张扬和外向,且长相就只能一般般甚至是很一般,显然朱朱不是。她微博上的可以看到,是一个精致爱美,容貌也不错的女孩子;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前提下,课外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

在朱朱的社交账号里除了分享学习经验和学校生活,还晒出了大量与旅游、酒店、游艇、大牌包包、JK礼服写真、海外置业以及高端派对有关的帖子。

这和大众印象中的女学霸,差得实在太远,一时间她就成了一个“骗流量的网红”。对博士生“都该怎样”的期待,是对一整个群体的误解和偏见。

人们总会对自己看不到的世界感到震惊,继而质疑。只要不是绝对的赞同,就是绝对的不赞同。

其次,介绍一个理论:沉默的螺旋。理论基本描述了这样一个现象: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就会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

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甚至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

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

理论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

最后,有的偏见是因为思维偷懒,还有一些偏见则是源自当事人不会轻易察觉到的恶意。人心最大的恶是见不得别人比我好。

通过一些媒体的采访,朱朱过往的经历中我们看到的是:小学成绩不好、英语考过36分,数学考过45分;调皮捣蛋,和校长对着干,最后直接被退学回家;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父母对她的教育也完全没按教学大纲走。

朱朱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曾坦言: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我喜欢炫耀,喜欢财富,喜欢好吃好玩,喜欢奢华的东西(不过它们都没有数学重要),虽然我说过女孩应该放下美女光环,放低姿态。但是很惭愧,我自己也没有做到。

事件发生后面对一些媒体的采访,朱朱说的一段话虽然又会不符合一些人的认知,可能会让一些人不舒服进而又被批评……还是愿意分享出来。

“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繁衍后代拼命卷;而是为了看这个世界,花怎么开,水怎么流,太阳如何升起,夕阳如何落下… 人生的意义更多是,极其努力地,尊重而坚定地填满一生。”

生命无论以何种姿态绽放,都应该是意义非凡的。静默的也好,肆意张扬的也好,成功的也好,平凡的也好……生命和生命之间,只应该有尊重和爱。

岳云鹏父亲去世时,他本人是跟着德云社在德国演出,他接到家人告知的电话后,思索再三,决定演出完再回国处理父亲的事宜。

就因为这个家庭事件,私人决定,他被网暴了,网络上批评咒骂恶劣的言语,让岳云鹏一度非常的痛苦……

几年前的“人间水蜜桃”雪梨事件,在雪梨去世后的48小时内,事件成了网络上的狂欢,谣言四起,议论响亮,制造“真相”……

雪莉事件后,有条新闻是韩国有望推出”雪莉法“。而这个法的核心就是,禁止网络恶性留言,即网络暴力。

2021年年底,知名打拐父亲孙海洋寻子成功,但让人不理解的是被拐了14年的孙卓也遭受了严重的网络暴力,央视报道,全民围观之下,标题扯得一个比一个大。受害者也成为了被网暴的人。

“白眼狼”“拎不清”“没有心”都算客气的评价。还有的是各种阴阳怪气,和纯粹的恶意。“都是被拐的,符建涛就聪明多了。” “就你这脑子还想上211?211不收你这种白眼狼。” “孙家其他姐弟过得好,你没的可不只是14年的亲情。”……

“湖南好人”李知亨是三个女孩的继父,他拼尽半生供三个女儿读大学,读名校研究生。但即使这样,网络上也还是各种恶劣语言漫天飞,伤害了一家人。杠精们似乎不适时秀秀自己,就怕被遗忘一样,无处不在的挑动大家的情绪。

李享知那则新闻的评论里,有这样一句话:承认别人高贵的灵魂不应该是困难的事。同样用在这个牛津女博士身上:承认别人很优秀不应该是困难的事。

令所有人都愤怒的网暴是:上海2000多万群众隔离抗疫期间,委托小哥给父亲送菜后因为只给了200元跑腿费就被网暴的女孩跳楼了,而一手酿成悲剧的施暴者们做的是什么?他们开始为自己的恶行开罪。

人艰不拆,当下对很多人,已经很难了,就不要互相伤害了,说句随喜也没有那么难。

在网上发表言论的时候,切记要谨言慎行,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最好不要妄加评论。无意之行,却可能成为无名之恶。

上海外滩不能长草?我更想「站在人这边」。

hthc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