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其他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市场,印度的基础建设不论以任何标准来看都是相对落后的,道路狭窄并充满坑洞,10亿人当中,还有4亿人没有足够的电力,有将近5亿人没有干净的饮水,机场与港口建设也严重不足。印度政府知道这个状况,在他们的第11个五年计划(2007年至2012年)编制了超过4000亿美元的预算,希望能够藉此平衡城乡之间的落差,并拉近与其它市场之间的差距。

  事实上,自上一个五年计划以来,印度政府已经努力编制预算加强基础建设,整个基础建设的狂潮其实已经迈入第七年,许多基建公司老早荷包满满,我2008年那一次去看的印度IVERL基建,以这家公司为例,2002年第一季只有不到6印度卢比的股价,最高涨到2008年初的627印度卢比,就是算上2008年11月底的大幅下跌本世纪还是赚了超过20倍,那么我们接着要问,印度的基建公司在营运上为什么有那么大的爆发力?

  简单说,印度的基础建设,多半以其自有20%的资金,再配合政府与银行支持80%的融资,以建设、营运、移转(BOT)的方式与民间合作,特色是高杠杆以及多层次获利,建设时有营造利润,营运时有公用机构稳定的现金流,等到25年后合约期满才需要转回给政府,企业在工程进度超过25%时,便可以让营收放入公司的合并报表。

  除了基础建设,印度的演艺行业也颇为值得关注。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一个好莱坞,印度也有一个宝莱坞,好莱坞是美国以及现在全世界的电影重镇,宝莱坞在孟买郊外,是目前是印度电影工业的首都,会不会成为明日的全球电影工业首都?也值得我们去看一下。

  我在2009年第二季拜访的Zee娱乐公司,是孟买100中型指数的成份企业,在孟买郊外的宝莱坞地区,有八个大型的摄影棚,几乎一年到头都有电影在拍摄,该公司说,他们到2010年3月的财务年度要拍出25部大型电影,分别包括了印度六种主要的语言以及英文片,虽然看起来电影是不多,但是作为印度的头号电视公司,该公司则掌握了20%的电视观众,其中在电影频道有38-39%的收视率,在一个拥有超过450个电视频道的国度里,这样的成绩是有一定实力的。

  包括Zee、Sun TV以及Star TV等印度三大电影电视企业目前都有往海外外销电视节目的计划,除了先前我们提到印度拥有各色人种,不缺演员来演电影及电视外,英文又是他们的两大官方语言之一,因此对于世界其它地区很有外销的能力,加上印度电影各项拍摄成本远低于美国好莱坞,传媒板块是我们长期看好的投资对象。

  前面说过,以印度人目前的生育速度计算,乐观一些在2020年就能赶上中国成为人口第一大国,以人口年龄的中位数观察,印度大概是27岁,中国大概是35岁,我们常讲一个市场是否可以长期看好,除了政治是否稳定,经济是否发展外,就是看工作人口是否可以持续增加,也就是所谓的人口红利。印度的人口红利是金砖四国中最有优势的市场。

  2009年年中我和瑞士做奶品以及食品的雀巢公司请教过他们对于新兴市场的看法,2008年雀巢公司成长最快的市场,一个是中东,一个就是印度,如果要谈未来三年最看好的市场,根据他们的意见,一定是印度。原因有二:高质量消费品的渗透率低,另外是企业业绩成长的基期低。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前面提到的人口红利。

  雀巢印度还不是印度市场最顶尖的外商企业,印度联合利华才是市场典范,不论洗发精、香皂、洗面奶,它的市场占有率不但第一,还超过总份额的一半;股本回报率够高(Return of Equity),平均每年80%,也就是说原始股东投入100元,每年可以拿回80元,放眼全球,还真的很难找到企业优势那么明显的公司。根据我的调研笔记,他们的销售成长率,至少都会是GDP的两倍。我们如果相信新兴市场的内需是未来世界经济进一步成长的动力,那么印度的内需股表现就是一个长期关注的焦点。

上投摩根全球新兴市场:27岁的印度

hthcom

Leave A Comment